七上八下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翩翩少年 > 正文内容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意义】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语言资源

来源:七上八下网   时间: 2019-03-17

作文「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语言资源」共有 6855 个字,其中有 5407 个汉字,517 个英文,135 个数字,796 个标点符号。作者佚名,请您欣赏。玛雅作文网荟萃众多优秀学生作文,如果想要浏览更多相关作文,请使用网站顶部的作文搜索引擎进行搜索。本站作文虽然不乏优秀之作,但仅为同学们学习交流的习作,不能当作范文使用,希望对同学们有所帮助。

郧阳师范高等专科学校2014年科研项目(2014B03)。
作者简介:张亚明(1978-),男,郧阳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中文系讲师,研究方向:语言理论与应用。
“非物质文化遗产”(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是本世纪初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定并向世界推介的新概念。虽然是一个“新概念”,但它在短时间内就嵌入中文世界,从小范围延展至全社会,成为理论交锋的热点和利益博弈的对象。依照2003年教科文组织颁布的《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文化公约》对此概念所作的界定,“非物质文化遗产指被各群体、团体、有时为个人, 视为其文化遗产的各种实践、表演、表现形式、知识和技能, 以及有关的工具、实物、工艺品和文化场所( 文化空间)。”具体而言,“非物质文化遗产”主要包括五个方面:(1)口头传统和表现形式,包括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媒介的语言;(2)表演艺术;(3)社会实践、仪式、节庆活动;(4)有关自然界和宇宙的知识和实践;(5)传统手工艺。概括起来,无论以何种形式留存,作为一种没有固定空间形式、通过口传身授来表现的活态文化,并以“无形”特征区别于“物质文化遗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它需要并且主要依赖语言来保存和传递。语言作为一种媒介在“非遗”传承过程的重要程度是毋庸置疑的,“非遗”文化的多样性在很大程度上表现为语言的多样性。因此,语言资源本身就是一项重要的、值得关注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十堰地处秦巴山区汉水谷地,属鄂、豫、陕、渝四省交界之所,因地缘关系,历史上人口流动频繁,加之来源复杂,习称之为五方杂处,共同创造出了一个多元化的语言文化空间。本文拟以“非遗”的组成成分――语言资源为基点,阐述语言资源观念及语言资源的开发价值,并对十堰是语言资源的旅游开发模式作简要构想。
一 “语言资源观”及语言资源的构成
资源有广义和狭义两种解释。狭义的资源通常只指自然资源,如矿产、森林等自然界固有的有形资产。广义的资源则指在特定的科学技术条件下可以转化为社会财富的所有自然或社会要素,如社会资源、人力资源、政策资源、信息资源等。狭义的资源观会使人类的视野束缚于对自然的依赖和索取上,导致对自然资源的过度开掘和生态环境的恶化。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生活中的制度、信息等非自然要素在社会财富的创造和人类生活质量的提高等方面的作用日益凸显。从可持续性角度看,各种非自然资源再生性强,合理的开发必将对丰富和发展人类的物质精神文化活动产生重大推动作用,代表了未来社会发展的方向。
语言资源属广义资源。就观念的演进而言,将语言作为一种社会资源的理念是20世纪70年代才出现的。Jernudd和Das指出:“语言是一种资源,使用一种语言的成本和获益可以用衡量一般资源或商品的投入―收益方法进行测定。” \[1\]这一论断开启了语言资源学说的大幕。事实上,无论是国家和民族,抑或是集体和个人,出于特定的目的采用或使用某种语言,都会进行收益和成本的衡量,以预算并权看癫痫那个医院好衡得失并做出“最经济”的选择。譬如,为充分发挥语言的社会整合功能,各国政府会指定某一或某几种语言为官方语言以作为交际工具。但真正意义的“语言资源观”体现在对“文化”的意识。如洪堡特所言,“我们不应把语言视为一种僵死的制成品,而必须在大得多的程度上将它看作一种创造过程;我们不必考虑语言作为事物的名称和理解的媒介而起的作用,相反,应该更细致地追溯语言与内在紧密相连的起源及语言与这一活动的相互影响。”\[2\]换言之,语言既是交际工具,又是重要的信息资源和文化资源,语言“以它的物质结构系统,承载着丰富、厚重的社会文化信息,为社会所利用,能够产生社会效益和政治、经济、文化、科技等效益,所以是一种有价值、可利用、出效益、多变化、能发展的社会资源。” \[3\]“语言资源”观念的生成对国家的语言规划及语言政策的制定会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因为,若关注语言分歧带来的问题,就会致力于语言的统一而漠视语言或方言的消失;若聚焦语言的资源属性,则会维护语言的多样性,致力于保护和开发这一资源。
湖北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5年第1期第28卷第1期
依照李宇明的归纳,语言资源可细分为三类:(1)自然语言资源,即汉语、汉语方言、少数民族语言及其文字形式;(2)衍生语言资源,即对自然语言进行研究和加工处理而形成的语言资源,包括语言知识(多以教科书和辞典等形式存在)、语言产品和语言技术等;(3)公民的语言能力,包括自然语言能力和习得外语的能力\[4\]。与之对应,语言资源的价值分为隐性价值和显性价值。隐性价值是语言本体即自然语言资源所体现的价值,包括语言历史、文献资料等;显性价值则体现为衍生语言资源的多寡和公民语言能力的高低,包括语言的使用人口、使用领域和广义的应用效益等。通常情况下,语言资源价值的显现是逐步的、缓慢的,只有在这一语言的功能、地位以及作用发生大的变化之后才能较快的显现出来。前文说过,“非物质文化遗产”不具备固定空间形式,主要依赖语言来“口传身授”并表现的活态文化。以典型的“非遗”民歌和民谣为例,尽管各地风格有异,有两点堪称共性,一是题材或内容上都以反映本地习俗和风尚为常; 二是其形式多为乡土音乐加配朗朗上口的地方语言(即方言),一旦作为承载的语言形式发生变换,则此种文化形式的“原真性”特质也会丧失,进而成为真正意义上需要保护和抢救的“文化遗产”。比如“陕北民歌”已被列为我国的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而它所用的是陕北方言,不保护陕北方言,保护和传承“陕北民歌”就是一句空话。同理,各地丰富多样的习俗也常要以方言作为载体,离开了方言,将会严重影响其表现力。可见,语言资源的价值首先体现在语言作为工具而形成的本体价值层面,即通常所说的语音、词汇、语法、语义和语言风格系统,在此基础之上,再生成为能为大众感知的、可资利用的各类衍生性资源。概括而言,语言资源的显性价值的基础,衍生性的经济、文化等隐性价值是显性价值的具体体现,前者是后者得以存在的前提条件,如何保护语言并使之更好地发挥承载作用,是“非遗”保护与开发工作的重要方面,而语言资源观念的形成和演进与“非遗”的保护与开发存在天然的、内生性的关联。 二、作为“非遗”的语言资源及其保护与开发
我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多民族、多语言的国家。一方面,语言(包括方言)之间的差异巨大且复杂,语言分歧所造成的隔阂客观上不利于民族之间的沟通和社会的统一;另一方面,语言的多样性体现了文化的丰富性。每一种语言都积存和蕴藏着丰富的文化现象,是该语言使用者传统文化、传统经验最直接、最集中的具体体现,其癫痫病治好吗所创造和积累的物质的和非物质文化方面的知识与经验,都保存在语言里,并依赖语言得以超越时间和空间代代相传。以往的语言规划侧重于解决由语言多样性所引发的消极性影响,在共同语(如汉语普通话)的推广方面着力甚多。但在人类社会迈入二十一世纪的当下,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速度的加快,随着交通条件的改善,随着广播电视、网络等现代化信息工具的发展和普及,随着一些封闭、半封闭地区或族群的开放,官方语言或通用语言的传播力度已得到空前强化。与此相对,一些使用人口较少或使用范围较小的弱势语言的生存空间愈渐缩小,其功能也会愈渐衰弱,成为濒危语言并最终消亡。而濒危语言作为某种特定文化的载体,它的消亡会导致人类一些重要文化现象的消失。事实上,“濒危语言”并不局限于某些少数民族语言,强势或权威语言的方言也存在濒危现象。如弱势的汉语方言会在强势方言的影响和冲击之下,逐渐磨损、丢失自己原有的一些比较特殊的成分,同时不断吸纳强势方言的成分,促使自己的语言系统与强势方言趋同\[5\]。 因此,作为“非遗”的语言资源数量极其庞大,其间所蕴含的文化宝藏极具挖掘价值。
目前,濒危语言的抢救和保护已成为学界和各级政府组织工作的重要内容。我国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组织专家对少数民族的语言文字和方言进行了大规模的调查和整理。本世纪初,中国社会科学院少数民族语言研究中心又参照国际通行做法,开展“中国濒危少数民族语言调查研究”活动,旨在使用文字及音像等现代化信息技术手段,对即将消亡的语言做抢救性记录,以备后续的研究和开发。2008年由国家语委、教育部组织实施的“中国语言资源有声数据库”建设又以“每县一点”的规模将全国各地的方言纳入抢救性记录的规划之中。但语言作为一种使用工具,其生命力的强弱取决于使用人口的数量,单纯的保护只能延宕其消亡的速度,抢救性的记录获得的也仅是活力极弱的“死语言”。因此,在普及通用语言的前提下,大力推广双语双方言的开发性保护模式,让濒危语言、濒危方言在日常生活中得以传承才是具备可持续性的出路。归纳起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的语言保护主要有如下措施:
(1)立足于现代信息技术手段,开展广泛的语言普查和语言资源的数字化采集与存储。数字化存储技术不仅可以把一些语言资源的档案资料如手稿、音乐、照片、影像、艺术图片等编辑转化为数字化格式还可以利用多媒体网络数据库来存储和管理,使其完整有序并便于检索,有效提升保护水平。
(2)结合文学戏曲等文化样态,拓展特定语言资源的生存空间。主要的途径是在政府的主导下,传扬民歌、地方戏曲和曲艺,搜集整理民间文学的各种口头传播形式,推动不同种类的文化形式进行自我创新,保持其生命力;鼓励居民掌握普通话和至少一种方言,保证方言的使用。
三、十堰市“语言资源”的旅游开发及设想
“旅游资源”是指“自然界和人类社会凡能对旅游者产生吸引力、可以为旅游业开发利用、并可产生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环境效益的各种事物和因素。” \[6\]细分起来,旅游资源有自然和人文资源两类,前者指自然界的地理环境和生物等;后者则包含古迹建筑、消闲求知资源等。就类别看,语言资源应属人文旅游资源。合理地、保护性的旅游开发能够增大众的认知,为语言资源提供现代化的生存空间。更重要的,经过多年发展,旅游者的内在素质已有了显著变化。首先,旅游者的精神化特征愈发突出,譬如时下流行的、源于“农家乐”形式的“乡村旅游”,已从原来满足“口腹之欲”衍生为寻求对异质文化的了解,要求心理或文化上的代偿,具有浓重的文化色彩。其次,随着全球性大众旅游市青少年得了癫痫病该怎么办场的不断成熟,旅游者更注重旅游形式的个性化和参与化,传统的“打包式旅游”正在为各类个性化旅游所取代,如“自驾游”、“背包客”等,旅游者的需求也逐步由“立此存照”转变为注重“人景合一”,以期将自己融入异质文化的氛围,获得独特的精神体验。语言作为文化的载体,其独特性自然表征了某种文化的特殊性,理应能满足旅游者的精神和审美需求。
十堰地区位处四省交界,历史上是著名的移民区,文化风貌多元化特质显著,“陕西之民五,江西之民四,德(安)、吴、楚、山东、河南之民二,土著之民二。皆各以其俗为俗焉。”\[7\]《中国语言地图集》将十堰境内的方言归入西南官话和江淮官话两区,\[8\]方言差异看似不大,但以方言为载体的“非遗”数量却不少。根据2013年的统计,十堰市目前所拥有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共7项,其中“汉调二黄”、“吕家河民歌”、“伍家沟民间故事”、“武当神戏”等都是以特定方言为载体的文化形式,此外,如“房县黄酒制作技艺”等民俗也都与语言资源有关。以下分类就十堰语言资源的开发做一点构想。
(1)民歌、民间故事的情景化。民歌、民谣及民间故事主要流行于民间底层文盲和半文盲之口,又在群众自娱自乐中表演,具有自然、清新的艺术魅力,充满生活的张力。因此,民歌形式与内容上都要保持和现实生活的紧密联系,体现对现实的关照,方能避免没落。传统地方戏的消亡就与其缺少创新,远离当代人们的生活有很大的关联。再如吕家河民歌故事村的形成,主要是因为传唱民歌已在当地成风成俗,但随着环境的变化,其间有近20年的时间这种风俗被淡化,文化形态面临瓦解。尽管在政府的主导下,经过抢救并发展为旅游景点,面貌有了很大改观,但可以预见,如果未来仅满足于对固有遗产的弘扬,不寻求特色鲜明的新编新创,并在形式上加以包装,其文化内涵和吸引力会逐步减弱,走向二次消亡。传承的本意并不仅是继承,还应涵括传播弘扬的过程。在当前方言人群数量相对显著的条件下,通过民众的参与,强化民歌、民间故事的创新编撰力量,扩大其规模与形制。同时,应积极整合学界的有效力量,思考其文化定位,并探索与时尚艺术形式衔接方式,以拓展文化受众市场。这方面比较成功的案例如云南丽江的纳西民谣。传统的纳西民谣民间色彩浓厚,依靠异域文化特有的疏离感,曾吸引了无数游客。但当地政府并未固守传统,积极开拓现代市场,打造了诸如“印象丽江”、“纳西古乐”等具有品牌效应的文化名片。同时,推动纳西民谣的现代化传播,创作了大量“原生态”的民歌民谣,为纳西文化的传承传播作了扎实的铺垫工作。十堰现有的民歌、民间故事也可参照现代的艺术形式交易编排,以舞台剧等形式展示给观众,使其获得“情景化”的共鸣。 (2)民俗技艺的体验化:过往民俗技艺最常见的保护形式是博物馆,即将提取民俗技艺的特质性符号,碎片化是其最大的缺点。现在的数字化展示平台,尤其是虚拟的数字博物馆技术能以活态文化的方式展示民间技艺的具体细节和精髓。比如“房县黄酒”品牌的推介,目前在制成品的环节着力甚多,文化包装方面也倾向于采取“宫廷玉液”之类庸俗化的推销方式,成效并不明显。事实上,作为一种酿造方式,“房县黄酒”是中国酒文化的活化石,其制作工艺蕴含了大量的文化信息。当下,若对其制作工艺进行数字化的详细记录,再配上韵味十足的解说,集纳大量工艺上的民间智慧,并凸显其在酒文化的历史中的特殊位置,必有可能成为一种个性化的文化符号。同时,还可以参照欧洲酒庄的开发经验,将“房县黄酒”发展成一个与红酒制作和赏鉴相似的“体验性”休闲娱乐项目,以生发出新的消费群体。
(3)历史遗迹的集中癫痫病发病的急救方法化:这里所说的历史遗迹主要指和语言资源有关以视觉形式表现的古文字、书法、碑刻、篆刻、楹联等。现有的开发以“复制”为主,即直接作为文化代码将其印制在各种旅游产品上,开发的层次较为低端。就遗迹数量而言,十堰的保有量比较客观,只是分布较为零散,不利于旅游者观赏和比较。
若能通过设立书画博物馆或研究院的方式,运用现代化的“复制”技术将其汇集到一处,则既有助于开发书画旅游,又能增加文化亮点。这方面成功的案例为数不少,如上海世博馆动态化展示的“清明上河图”和绍兴的书画旅游等,可资借鉴。
四、结语
语言的基本特点是随着社会的变化而变化。通用语的推广并不以方言的消亡为前提,方言的丰富反而会对各地区各阶层的语言和文化的多样性有益处,通用语和方言并存应当视作语言发展的常态。因此,现实生活中语言、方言的萎缩是值得关注的文化现象,需要未雨绸缪,从语言资源的角度加以研究,探索出一条开发性保护的模式。总之,认识语言资源的价值是开发此种资源的前提。
[参考文献]
\[1\] Jernud d,Das. Towards a theory of language planning \[C\].Honolulu:university Press of Hawaii,1971:195-215.
\[2\] 胡明扬.西方语言学名著选读\[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30.
\[3\] 陈章太.论语言资源\[J\].语言文字应用,2008(1):9-14.
\[4\] 李宇明.语言也是“硬实力”\[J\].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11(5):68-72.
\[5\] 曹志耘.关于濒危汉语方言问题\[J\].语言教学与研究,2001(1):8-12.
\[6\] 陈丽娟.语言资源:一种可以开发利用的旅游资源\[J\].旅游科学,2010(6):22-27.
\[7\] 陈梦雷.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M\].
\[8\]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语言地图集\[M\].香港:朗文(远东)出版社,1990:2.
Protection and Development of Language Resources as An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ZHANG Ya-ming
(Chinese Department, Yunyang Teachers College, Shiyan 442000, China)
Abstract:The protection and development of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is the focus of government and society. The language resources, as the carrier of cultural, needs and deserves development protection with tourism projects.
Key words: Language resources;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development protection

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语言资源相关推荐: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lmips.com  七上八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